绕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绕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热钱或外流外汇占款近4年首现负增长

发布时间:2021-01-21 17:42:41 阅读: 来源:绕线机厂家

热钱或外流 外汇占款近4年首现负增长

中国人民银行昨日公布数据显示,10月末外汇占款余额为25.486931万亿元人民币,比9月下降了248.92亿元,是2007年12月以来首次出现月度净减少。  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的左小蕾、曹凤岐、曹远征、郭田勇等经济学家认为,外汇占款出现罕见“负增长”是受贸易顺差收窄、人民币贬值预期导致银行结汇减少等因素综合影响,意味着我国国际收支正趋于平衡,但不会改变货币政策的取向。(点击进入>>>微博热议央行货币政策)  反映外贸顺差收窄  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曹凤岐为本报分析称,外汇占款负增长主要是受外汇储备增长下降的影响。  从外管局上周公布的数据来看,三季度外汇储备资产增加921亿美元,低于二季度的1400亿美元。  而今年前三季度中国进出口“高开低走”,特别是贸易顺差延续2008年以来逐年递减的态势,今年前三季度缩小到1071亿美元,同比下降10.6%,这是外汇储备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  对此,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高级经济师王家强向本报指出,三季度的外汇占款和外储数据,总体上仍属于正常。  “从三季度数据来看,‘双顺差’收窄的趋势非常明显,未来随着调结构政策的深入,如果外围形势进一步恶化,很有可能出现贸易逆差。占款负增长或许还会持续。”曹凤岐对本报表示。  但仅仅是收窄的“双顺差”,似乎不足以解释外汇占款呈现的“负”增长态势。  也有市场人士就此指出人民币贬值预期增强背景下,出口企业结汇意愿持续降低,也是外汇占款负增长的原因。  “外汇占款回落是出口增速下降和企业结售汇意愿下降的综合影响。”王家强告诉本报,“短期内,中国经济不确定性增强,引发了人民币升值预期的下降,人民币汇率升值将进入平台期,这时很多出口企业宁愿持有美元而不结汇,解释了外汇占款回落很大一部分原因。”  资本短期外流  贸易项目和资本、金融项目盈余共同构成了中国长期依赖外储和外汇占款持续增长的格局,除了贸易项目顺差收窄,外汇占款的降低是否也同资本和金融项目盈余收窄相关呢?  中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就此向本报表示,中国目前实行资本管制措施,因此资金外流通常都是通过贸易项下进行,如果从资本渠道来看,资本是否外流,主要看国际收支中实际利润汇出情况。当然不排除其他的隐蔽渠道。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郭田勇则认为,一方面人民币汇率升值将进入平台期,下跌预期逐渐走强,同时美联储实施的扭曲操作,将短期利率提高,造成短期的逐利资本开始流出中国。  短期资本外流会不会同国际市场目前甚为流行的“唱空中国”论调有关呢?曹远征认为目前没有实际证据证明这种相关性。  郭田勇也认为,投资者“唱空中国”的声音并不是这次占款负增长的主要原因,短期资本的逐利性强,因此“负增长”主要是涉及短期资本的流出,同“唱空”所代表的长期资本跨境流出的关系并不大。  “唱空声音和长期资本流出,意味着国际投资者不看好中国经济的长期增长,但显然实际情况是,无论欧洲经济和美国经济的现实状况都并不是投资者唱多的对象。”郭田勇说。  热钱撤退?  在经常项目和资本、金融项目之外,是否还有其他影响外汇占款变动的因素?  对此,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开发研究中心主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热钱与地下钱庄研究”课题组长黎友焕教授认为,出现外汇占款负增长说明外汇长期正增长的趋势已经转变,根据国内外的情况来判断,这种趋势还可能继续长时间延续。  “造成负增长的原因很多,包括我国对外贸易的增长出现疲态、外商投资的总量也不断放慢、境外热钱流进的总量下降、速度也放慢。与此同时,境内资金往外流也加大。”他对本报表示。  银河证券董事总经理左小蕾指出,外汇占款负增长受很多因素影响,要弄清楚负增长的原因;其次负增长未必是坏现象,市场要改变长期以来对外汇占款高增长的偏好。  “汇率计算、进出口涨落、人民币结算、人民币双向波动、热钱流入等情况都会影响到外汇占款的变动。”左小蕾说,“如果负增长是因为热钱流入减少,那未必是坏事。而负增长可能恰恰说明我国的国际收支正趋于平衡,汇率改革向目标区域靠拢。”  黎友焕指出国际市场热钱流动受到国际金融市场趋势的影响,近期欧债危机不断演化、美国经济出现疲态,美国对中东、亚太的政策转变都会在不同程度上影响国内热钱的流动。  无改货币政策取向  外汇占款负增长,将使得国内货币投放相应减少,对市场流动性将有一定的缩紧影响,在年底市场流动性需求旺盛的情况下,业内普遍认为这将使得流动性进一步放松的必要性增加。  “过去,外汇占款的正增长能和紧缩的货币政策实现对冲,但目前的负增长意味着如果进一步紧缩政策,其效果将更加明显。”曹凤岐说。  但对于货币政策走向,曹凤岐指出,稳健的货币政策取向仍然不会改变,因为通胀、物价调整仍未到位,考虑到外汇占款负增长对流动性的影响,央行会在下一阶段继续实行信贷总量控制、结构调整的政策,对部分小微企业和农田、水利等基础设施实行放松。  左小蕾也认为,外汇占款负向流动不会对货币政策的走向产生什么影响。  “上半年货币政策调整,特别是6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主要是为了应对外汇占款过快流入这一问题,如果外汇占款出现负增长,那么说明过快流入的问题已经不存在,那么货币政策为什么还要因此有所调整?”左小蕾告诉记者。  央行曾表示,使用存款准备金率工具主要是为了对冲外部流动性流入,而外汇占款的负增长,也为存款准备金率的调整提供了更大的空间。  郭田勇指出,由于外汇占款的影响,货币政策下一阶段可能更倾向于采取数量型的金融工具,比如票据、逆回购等常规方式,存准率调整影响太大,应该不是未来的政策选项。总的来看,一切仍然只在微调的范围内。

成都做激光脱毛大概多少钱

泰宁癫痫医院

济南治疗皮肤病哪个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