绕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绕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过年就像上战场白领患上恐年症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5:44:22 阅读: 来源:绕线机厂家

过年就像上“战场” 白领患上“恐年症”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这是一句很温暖的话。但在工资跟不上物价飞涨的今天,许多白领从盼过年到有些惧怕过年,甚至不敢回家过年,因为过年意味着花钱,甚至要花掉几个月的工资。有的则是因为烦于过年应酬太多,有的则是因为路途遥远花费太多,有的则是为了躲避家人的“催婚”……回家过年的大军里,状况百出,却难掩亲人之间的理解和孝顺。

叶子(32岁,生活秀QQ群友)

一年到头就盼回家过年

“现在在外面拼搏,也就只有过年的时候能利用短暂的时间回家和亲人团聚。眼看就要到春节了。每当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父母一句句安慰的话语,心里就特别难过。父母把自己拉扯大实在是不容易,想着父母一天天老去,就算我在外过得再不如意,也要回家见他们。”网友“叶子”非常开心地介绍说:“虽然今年的车票还没有着落,但是无论如何,我都要回家。‘父母在,不远游’,前几年的时候我也经常不回家过年。在经过多次的磨炼后,才明白家永远是心灵的港湾,所以今年就算再困难也要回家和亲人团聚”。

周末的时候,他就已经采购了五亭包子等扬州特产,提前邮寄回西安。叶子说,到时候坐火车肯定很挤,带东西反而成累赘。16日一大早,他就准备去火车站排队抢回家的火车票了。

于波(80后,全职主妇)

“三奴”春节消费逼两万

于波并不甘于做全职主妇,只是婆婆要工作,公公不会带孩子,“孩子还没满周岁,实在没人带”。

于波的老家在扬州乡下,平常在市区生活。“我的生活看起来很好,有房有车有孩子,但没有一样不是负担。”于波算了一笔账,房贷每月是1370块,车贷1000元左右,油费800元以上,不算保养费和洗车费;此外,每个月的日常消费她都记账,一般从2500—3500元之间,有时达到3000—4000元,“这还不算我老公自己的消费,吃饭、应酬之类。”

“车奴、孩奴、房奴……我现在每个月总是巴着日期还钱,还贷款、还信用卡。”于波说,这么一算,小家庭里基本没有余钱,“现在我的卡里只有600多块存款。”到了过年,“首先要给老公的爷爷奶奶生活费,另外还有走亲戚用的年礼,一般是滋补品和烟酒,还有一些人情上的来往,现在人情都出得大,没有五百一千根本下不来。”

“这么一算,估计过个春节月消费要将近两万块。”于波觉得这新年实在“过不得”。“春节前,孩子还要过周岁,有一笔不小的花费。”于波说,加上春节回家的各种支出,“下个月还卡账就要更小心了。现在,我就期盼着家里不要出什么意外状况。”

张波(35岁 企业人事主管)

过年应酬太多很劳神

回家过年,不单单是陪父母家人吃一顿年夜饭、看一出春晚,持续不断的各种应酬成了主角。年假本就没几天,因为应酬,让很多回家人身心劳累。

“不是不想回家,实在是回家一趟太累。”张波的老家在安徽蚌埠,“去年回家一个星期,除了年三十晚上能跟父母一起吃顿安稳饭外,其他的时间都献给饭桌了,走亲访友,同学聚会,每天至少两顿,有时候还要赶上下半场,酒是顿顿不能少,喝到最后,实在是撑不住。”

除了饭桌应酬,一些牌局的应酬也让很多人受不了,张先生每年回家都饱受牌局应酬之苦,“同学喊你打牌你不能不去,长辈喊你打麻将你更不好意思拒绝,时间长了让人无法承受。只要牌局一起来,至少是半天,要是晚上开局,不到凌晨不走人”。去年过完年回来,张先生就大病了一场,今年他实在不敢这么折腾了。

汪振(80后,外企职员)

春节回趟老家不容易

“平常两个人过个小日子还算滋润,回趟老家可就有点吃力了。”汪振慨叹,春节回趟老家不容易。汪振和太太都是外地人,已经在扬州定居生活。他的老家在山东聊城,岳父母家在湖南,他和太太商量好,轮着回对方的老家过年,今年轮到了回山东。

“首先是两个人的来回路费在1300元左右,春运向来很难走,这还得提前托朋友买好票;第二,难得回去一次,买点富春包子、三和四美酱菜、高邮双黄蛋之类的特产,还有烟酒,这笔开销在3000元左右;第三,给个红包孝顺两家父母4000块;家里的孩子多,压岁钱1000块;第四,见到老朋友请客吃饭预计在2000元左右。最后,再加上日常的房贷开销1500元,以及其他。”提前一个月,他把预算就算好了,“如果明年去湖南,我们的花销也差不多是这样。”

汪振的收入还算稳定,他太太则是自己开网店做生意,收入并不稳定。这么一来,春节的花销就显得有点吃力,“而且春节毕竟只有7天假期,我们也不能同时顾及两方的父母,每年都要承受对另一方父母的愧疚。”

冯艳(70后,会计)

花点钱,暖暖老人心

“一年一次至少要给长辈买点东西。”离春节还有一个月,冯艳就开始盘算了。

冯艳的老公老家在安徽,原来是北漂,感觉到社会竞争压力大的时候,毅然决定带着自己的储蓄回到象牙塔读研充电。自此,冯艳就带着孩子和婆婆独立承担起家庭的责任。

“那时候,我们刚把房贷还了,才敢要孩子。生完孩子,老公去吉林读书,为了他顺利完成学业,他的存款供他付学费和生活费,家里就完全由我照顾。”为了照顾家庭,冯艳一直没有找到稳定的工作,除了平常的吃穿,她和婆婆都过得很省俭。

到了过年,“如果给公婆钱,那也只是几百块,而且给了他们也舍不得花。”冯艳能做的就是,春节前,让婆婆早点回安徽老家跟大哥大嫂一家团聚,“平时我心疼孩子奶奶,常常给她买点衣服什么的,给爷爷买得少。”

冯艳打算给孩子的爷爷买点衣服,再给自己家父母买点吃的。“我的父母基本是我的哥哥在照顾,所以我想尽量做得贴心一点。”冯艳说,到了春节,有些钱是必须花的,“平常和奶奶相处,难免会因为孩子而起冲突,无论如何都该暖暖老人家的心。”

冯艳也庆幸,双方的父母都是通情达理的人,从不与他们计较。

网友热议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网友“泡沫风”说:真的怕过年,过年不想回去。网友“drk928”说,没钱就省着点花,当给1000元的给500元算了,不要打肿脸充胖子。

网友“迟莽”说:现在过年少了很多以前的味,没有盼头。最大的意义就是能与亲戚聚聚。过年回家是应该的,钱多,多花点,钱少就少花点,钱买不来与家人团聚的快乐。

网友“太阳升起”:有钱没钱,请都回家过年吧,不管是因为钱的原因还是因为距离的问题,都希望在过年的时候能陪亲人一起吃团年饭,祝福所有人新年快乐。

陈余华(29岁 影楼化妆师)

过年最怕家里人“催婚”

眼看家乡同龄人结婚生子,父母开始急切盼望子女不要被剩下,因此,一到春节,亲朋好友聚到一起对“剩斗士”们进行有组织的催婚、逼婚。刚刚过完29岁生日的陈余华最近被老妈的电话烦死了,离年假还有半个月,老妈就帮她在老家安排了好几个相亲。“去年回家就相亲了两次,今年又在电话里帮我安排了好几个,说先见见看,我是真的不喜欢这种相亲形式,让人非常尴尬”。

“饭桌上,长辈们每次都说,眼光不要那么高,明年该带个人回来给我们见见了。”陈余华无奈地说。尽管她过完年才29岁,但在家乡盐城,这个年纪的人早就成家立业了。“在扬州平时工作忙,也不觉得什么,但回家看到自己的同学都出双入对,心里也确实不是滋味。”

春节即将来临,陈余华将面对家人的又一次“催婚”。

李丽萍(27岁 服装厂工人)

今年实在“回不起”家了

尽管年底的工作非常忙,但李丽萍还是利用闲暇时间为父母、奶奶和外婆每人各织了一条围巾,上周末,李丽萍给今年刚刚出生的小侄女买了一套新衣服,给老人家各买了一套保暖内衣,看着摆放整齐的礼品,李丽萍依然为到底回不回家过年举棋不定。

这一年,李丽萍公司的效益不好,虽然躲过年初的裁员之后,工资却下降了不少,原本准备在今年凑够买房首付的计划也泡汤了。春节将近,父母早早就询问她什么时候回家过年,她一直支支吾吾,说公司过年可能要加班,还未定。其实,她担心的是回家的费用。

“我们家的风俗是工作了的要给没工作的弟弟、妹妹红包,我的堂弟、表妹好几个,还有两个侄女,红包肯定不能少。此外,七大姑八大姨的只要是亲戚,去一家必须家家去,东西带少了人家还不高兴。”李丽萍无奈地说,“年年如此,我去年回家一趟花了一万多元。”她坦言,今年实在“回不起”家了。

李旭东(80后,公司职员)

在哪过年是个问题

李旭东的老家在江都,但父母、姐姐、妻子、岳父母都在上海生活,每年过年,他都要和家人商量到底在哪过年的问题。

“其实这也是我们家的传统,如果在上海过年就一起在上海,如果回来,我们就带着双方父母,还有姐姐一家集体回江都。”李旭东的家庭很和睦,“这个周末,我要回上海跟他们商量商量。”

“扬州和上海都是我的家。”李旭东每两个星期就会利用周末时间开车回上海与家人团聚,“不过,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在扬州工作。”他的春节假期是一星期,如果家人的假期更长,他希望他们回老家过年,“这样就可以与老家的亲戚朋友们聚聚,从小学和高中,我有一堆同学在那里,平常没有机会见面,回家过年一定要聚聚。”(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武汉pvc止回阀

辽宁吸塑

贵阳地桩

北京山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