绕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绕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京冀间断头路修四年未通车30万燕郊北漂苦等

发布时间:2020-03-04 03:09:50 阅读: 来源:绕线机厂家

徐尹路未到潮白河已成“断头路”,潮白河上连接燕郊外环路的桥也尚未建成。

“断头”徐尹路修四年未通车

记者调查京冀“断头路”,燕郊“北漂”族盼上班能多条路

统计数据显示,每个工作日,约有30万上班族往返于燕郊和北京之间,如潮汐一般往返。作为北京周边开发最早的近郊之一,燕郊为北京分流了大量人口。

在这往返之间,交通成为了最大的障碍。北京往返燕郊的11条公交线路、2000班次,以及京通、京平两大高速,并不足以满足这30万人的交通需求。而与巨大的交通压力并存的,是位于通燕高速和京平高速之间、可直通市区的徐尹路,修建4年仍未到达目的地燕郊。

新京报记者近日探访发现,多条与徐尹路一样的“断头路”阻隔京冀,影响两地协同发展。据河北省交通运输厅统计,河北通往京津两地的“断头路”,总里程达2300公里。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势下,如何打破地域、行政壁垒,打通这些“断头路”,成为各方共同解决的问题。

燕郊“北漂”族:

上班不能多条路?

9月14日凌晨6点,很多住在北京市内的人还在睡梦中时,家住河北燕郊的陈晨已起床。在花半个多小时做早饭、喂孩子后,急匆匆地出门。对她来说,出门早一分,路上就会少堵一分。

陈晨驾车上通燕高速时,已经接近7点。她松了一口气,如果不堵车的话,9点之前是能够赶到北京朝阳公园附近的单位。

燕郊30万进京上班族中,大多数人还是选择公交车进京。811路、812路、813路等这些燕郊进京的公交线路,基本都绕不开通燕高速-京通快速这条线路。每天上下班高峰时段,这条高速路进、出京方向都车满为患。“在高峰和非高峰,可以说就是两条不同的高速路”,一位上班族说,每天早上,进京方向的路上满满的都是车,但是出京方向却稀稀拉拉。到了晚上,正好反过来。

“为什么北京和燕郊之间不能多一些路走?”陈晨说,她的工作单位在北京朝阳公园附近,从2012年在燕郊安居之后起,自己便盼望着位于京通高速和京平高速之间、可通往朝阳区的徐尹路,能够连接河北燕郊北外环路。但作为连接北京与河北的“断头路”之一,修建了4年的徐尹路至今未能通车。

两地“对接”

影响徐尹路进度

根据公开的资料,2010年开始招标修建、总长约10公里的徐尹路,规划从朝阳区皮村一路向西横穿六环,跨过潮白河市界与河北燕郊相接。

国庆前夕,记者在北京通州境内徐尹路二期工地看到,由北京出资修建的道路,在距潮白河还有约2公里的地方戛然而止,道路的尽头被围挡挡起,向东远望能够看到燕郊的住宅楼。

按规划,由河北方面修建的潮白河大桥,连接正在修建的徐尹路和燕郊已经修好的北外环,但目前,河上只有黄土堆砌成的一座不成形的“土桥”供人员通行,“土桥”最狭窄的地方,骑车的人只能推车前行。据记者统计,在一个小时内有36人从这简陋的“土桥”前往燕郊。

“如果桥能修好会方便很多,但我们已经失望了好几年。”一名经常通过“土桥”往返两岸的行人说。在今年的北京两会上,也有人大代表建议尽快打通此路段。以“分流朝阳路、朝阳北路及京通快速路的交通量,缓解通州区北部城区交通压力”。

“按照计划,徐尹路将在明年年底前通车。”北京市政路桥养护集团现场施工负责人表示,该条路4年未通车是因为工南昌银屑病专科医院程需要两地对接,计划也要同步,并且涉及拆迁,所以进度往往比较慢。北京市交通委员会路政局通州分局负责人也证实了这一说法。

但对于潮白河桥为何迟迟未能建设,三河市交通局一名工作人员称,此前两地政府需要协商沟通,等待北京解决拆迁问题,所以进度被落下了。他表示,目前与徐尹路连接的潮白河大桥手续已经完备,此外还将在潮白河上再架设另一座桥,对接河北密涿支线与北京东六环。

环京“断头路”

阻碍京冀协同发展

类似徐尹路这样的“断头路”,还出现在京秦高速燕郊段。刚来河北不久的张先生开车来到京秦高速位于燕郊的收费站,试图从此处进京,却被告知,目前这条高速路只修通了燕郊到三河的路段,他无奈开车原路返回。

河北涿州也是通往北京“断头路”较为集中的地区,从涿州东城坊镇西疃村和赵家铺村往北不到一郑州治疗白癜风医院公里,路便到了尽头,远处只有荒草。东城坊镇镇政府一名工作人员表示,镇里不少道路,其实再修三四公里就能连上北京。

河北涿州交通局一名工作人员介绍,涿州有4个乡镇,95个村与北京房山区的4个乡、28个村接壤,两地农村人口往来、婚嫁较为频繁。“但从北京进涿州,只能通过107国道和京石高速,次干线及低等级的道路几乎没有。”

这些“断头路”不仅造成出行的不便,也阻碍了两地的发展。

通州区郝各庄村,是距离潮白河最近的村庄之一。村干部孙女士介绍,约三分之一村民都在燕郊谋生,徐尹路迟迟没有修通,郝各庄村自身难以发展。而在燕郊一侧,燕郊北环路上的一家房地产中介小李说,他卖了3年房子,每年都在以“断头路”要通车为亮点吸引在北京工作的买房者,“但到现在路还没通,而且由于路没有通,很多要进驻小区周边的餐饮、服装等商家,都不愿过来了。”

修复“断点”

规划同图建设同步

京冀之间何来如此多的“断头路”?

“京津冀三地之间,‘断头路’多达2300公里,究其原因是,这三地间,话语权不对等,市场机制欠缺,缺乏区域发展的观念,这些都是阻碍的原因。”在今年8月的“2014中国城市发展论坛”上,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李铁一语道破其中的原因。

河北承德市一位官员透露,一些通往北京的路,在承德境内已经修好,但是北京境内却没有修。他认为,连通“断头路”则需要两地的协商,然而一些工程仍然需要河北省来牵头,导致沟通协调出现问题。

就如何破解“断头路”困局,承德市相关部门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已有所行动。今年4月份,承德市交通运输局编制京津冀协同发展交通先行规划,提出与京津冀路网规划和建设安排协调一致,随着《国家公路网规划》和《河北省普通干线公路网布局规划》的印发和各自路网规划的调整,“解决对接公路行政等级不一致和建设安排不同步问题”。

今年5月份,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也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区域交通一体化专题会议上表示,要推动三地交通“规划同图、建设同步、运输一体、管理协同”。

在一体化的呼声之下,京津冀三地均做出了对应的承诺。比如,北京市交通委日前表示,在将出台的《北京交通发展纲要(2014-2030年)》中,计划到2020年,形成京津冀9000公里的高速公路网和主要城市3小时公路交通圈。而河北省交通运输厅也承诺,为促进京津冀经济一体化发展,计划到2020年将这些“断头路”全部打通。

采写/新京报记者 易方兴 见习记者 贾世煜 摄影/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实习生 彭子洋

标签:

燕郊

头路

北漂

贯通式货架

素颜三部曲官网

华北电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