绕线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绕线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写给松芝吉的情信

发布时间:2020-07-13 20:18:05 阅读: 来源:绕线机厂家

核心提示:写给松芝吉的情信祖母永远地离开我们了。疾病带走了她的生命。丧礼很朴素,传统而简洁。迎来送往,疲惫地家人们摊睡在客厅里。恍惚间,我听到了爸爸和伯伯们打鼾的声音。第二天清晨,太阳公公催促着我们起床。匆忙吃完早饭,大家陆续散去。客厅里剩下我和母亲... 祖母永远地离开我们了。

疾病带走了她的生命。

丧礼很朴素,传统而简洁。迎来送往,疲惫地家人们摊睡在客厅里。恍惚间,我听到了爸爸和伯伯们打鼾的声音。第二天清晨,太阳公公催促着我们起床。匆忙吃完早饭,大家陆续散去。客厅里剩下我和母亲。妈妈说:“芷兰,你一会儿留下来,和妈妈一起收拾你奶奶的房间。”我默默地冲母亲点了点头。

打开房门,我和妈妈一起开始了“收集与整理”。这就是祖母的房间:古朴、大方却不失典雅。祖母生前是个文化人,她可是乡里小有名气的才女。祖母是个浪漫的人,少女的情愫爬满书架,每一页,每一行,每一字。顺手拿下一本《泰戈尔诗选》,我兴趣盎然地读了起来。正要放回去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我把书掉到了地上。我俯身想要拾起,一张泛黄的信纸抖落了出来。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我冒昧地打开了。

“芝吉君:

那年仲夏,你我相识、相知、相恋。回首过往,那刻的我们青涩模样。阔别多年了,你还好吗?再过二三十载,曾经的我们会不会驻足凝望,遥看银河里的星光……

车孝黎 亲笔

六月二十四日”

信纸只有第一页,我估摸着还有另一半。我四处寻索,丢了踪迹。看着签名“车孝黎亲笔”,这不是祖母的笔名吗?“芝吉君”又是谁?大字不识的爷爷似乎高攀不上这样洋气的名字。这个“芝吉君”是不是祖母的情人?为什么他们没在一起?爷爷知道吗?带着满脑子的问号,我继续搜索着,不过多了几分弄个究竟的动机。

屋子里,我徘徊来,又走过去。该不该跟爷爷说?要不要问问爷爷?这样合适吗?难道祖母不是我认为中的那样温良贤慧?终于,我鼓足了勇气,径直走向庭院。爷爷坐在摇摇椅上,听着咿咿呀呀的小曲,静谧和睦。我是不是好邪恶?怎么霸道地硬要打破这悲痛后难得的和谐呢?

“爷爷”

“爷爷,我是芷兰。我想和你谈谈。”

“兰儿啊!快过来!有什么好事要告诉爷爷啊?”

我支支吾吾,半天挤不出一个字来。使出吃奶的劲儿,我把祖母的信纸“唰”地一声丢在爷爷怀里。

“爷爷,你看看吧!”此刻的我竟然忘了爷爷不识字。

“兰儿,你从哪里弄来的纸啊?还发黄,有股味儿。”

“爷爷,先别管这些,你知道芝吉这个人吗?”

爷爷低下头,默默不语。好奇的我明显地感觉到闯了大祸,悔不该旧事重提。

“爷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兰儿,没事的。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芝吉是你奶奶的中学同学,也是初恋情人。只能怪当时太年轻,他们没有结局。”

“那你和奶奶又是怎样认识的?你们相爱吗?”

“这事说来话长,你端根凳子过来,挨着爷爷坐。”

晨光下,祖孙俩谈论着祖母的往事,每到动情处,我可以清楚地瞥见爷爷眼角的泪光。爷爷粗糙的大手时不时地抚摸着我,他认真地说:“兰儿,你最像奶奶了。模样像!性格像!味道也像!你奶奶并不爱我,家里出了变故,迫不得已才和我在一起。你奶奶是个心气儿高的人,要不是那场病,也许她早就是洋太太了。那年,你奶奶十六岁,因为书念的好,去了县城的中学。你奶奶生的清秀,骨子里透着灵气儿,好多男同学喜欢她。芝吉就是爱慕者之一。这个芝吉呢!幼年出国,喝过洋墨水,后来因家族生意回国。撇开家庭的因素不说,芝吉和你奶奶很登对,模样啊!文化啊!都和你奶奶相配。他们好过一段时间。可是,后来芝吉娶了另一位有钱人家的小姐。你奶奶伤心极了!很多天都不出门,饭也不吃。憔悴的很!眼睛里没有一丝生气。就算偶尔发出点声响,嘴里念叨的还是“芝吉!芝吉!”。家人们本以为她只是过度伤心,过几天会好的。可是这一闹就是三年。书自然是没法念了,你奶奶成了村里“疯女人”。一个得了失心疯的可怜女人。你奶奶的父母遍访名医,不见任何起色。那时我是你奶奶家的长工,高攀你奶奶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又过了三四年,你奶奶成了老姑娘,依旧疯疯癫癫地。实在没有办法了,你外曾祖父才勉强答应把你奶奶许配给我。就这样!我们生活在一起。你奶奶做事倒也麻利,家里家外都是把好手,只是偶尔糊涂,心心念念着芝吉,”

说着说着,我随同爷爷进了里屋。打开老相册,一张老相片映入眼帘。照片里的奶奶风姿绰约,眼神里有点儿迷离。怀里酣睡着刚满一岁的小叔。我又仔细地打量着奶奶的神情,忧伤中透着无奈,欣慰中带着歉疚。爷爷告诉我生完小叔后奶奶的神智差不多正常。小叔的模样酷似芝吉,奶奶看着小叔如同看到了芝吉。

听着,听着,我哭了。

我的痴奶奶,我的傻爷爷,我的最执着的一对老人。

石家庄西装订制

济南工服订做

上海定做工服